没多想,她立即跪坐,伸出小手,轻轻替他按摩双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6
  • 来源:五月花出国社区

  没多想,她立即跪坐,伸出小手,轻轻替他按摩双腿。

  冷寒宇眯眸看著她低垂的头,乌黑长发流泄,随著她低头的举动,遮住绋红脸蛋,他扬起眉,再次觉得她真好拐。

  “好了,别按了。”大手按住她的手,黝黑的眸子定定看著她,她的手很软很小,下及他手的一半。

  “呃?”她扬起小脸,两人的脸靠得极近,她闻到他的气息,也感觉到他的呼吸,太暧昧了,她该退开的,可却离不开他的注视,只能怔然。

  见她一动也不动,玉眸傻傻看著他,一抹深沉自俊眸一闪而逝,他缓缓低下头,两人的唇靠得愈来愈近,他的气息也愈来愈热……

  要退开!

  大脑不停的命令她要退开,可身子却动不了,看著两人的唇即将贴上,她的心怦怦跳著,水眸瞬也不瞬的看著他,带著一丝惊慌。

  就在两人的唇即将覆上之际,他的唇却转了方向,-到她耳际,“-儿,你该多点提防的,否则会连怎么被吃了都不知道。”

  话落,他站起身,不再看她一眼,随即走出书房。

  他是什么意思?

  广真-拧著眉,喃喃念著,回想著极暧昧的那幕,心仍忍不住剧烈跳动,“讨厌……”她那时怎么没有退开呢?

  粉颜抵著枕头,她咬著唇瓣,回想著那幕,他的气息好热,凝视的眼神灼人,令人逃不开他的注视,性感的薄唇缓缓靠向她,她的心跳得好快,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,似乎隐约有著期待。

  期待?!

  广真-瞪大眼,为突然出现脑海的字眼。有、有什么奸期待的?她怎么可能会期待他的吻?不可能、不可能……

  紧抱著枕头,她不停告诉自己,她才不期待他的吻,只是迷惑於那种暧昧气氛,她从未经历过那种男女问的-昧气氛,所以才会一时退不开,才不是对他有意思。

  那他呢?干嘛没事制造那种气氛,而且晚餐时也不见人影,她又不好意思问管叔,一整晚就抱著疑问,窝进了床里。但疑问依然存在,害她睡不著觉,好讨厌。

  广真-噘起小嘴,不悦的在心里嘀咕,心里却不自主的扬起一抹怪异,这还是自她住进来第一次晚餐没和他一起共度。

  想了想,这些日子,她总跟在他身边,吵著嘴,被他的嘲弄弄得气呼呼的,可他会带她四处走,带她见识新奇的事物,现在想来才发现,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好久。

  “唔。”她咬著唇,静静想著,“他跑去哪了?”不自觉的,她低低呢喃,眸儿微掩。

  放下怀里的枕头,她爬到角落,拿起完成一半的昼,指尖轻抚著画中人的脸,细细思量。

  画里的他,俊美的脸庞带著尊贵气势,眉宇间扬著自信,俊眸深邃,令人看不清思绪,半露的胸膛可见完美的肌理,而那双炙眸此时正静静对著她。

  末完成的画作,却已将冷寒宇的气势完全展现,她怔怔看著,眸子不自主的-到他的唇,定定看著。

  “赫!”等她察觉时,却发现自己的唇抵著画中的薄唇,她一惊,赶忙放下画,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蠢事。

  她、她在干嘛呀!

  广真-瞪大眼,两手捣著唇,瞪著地上的画纸。

猜你喜欢

寒意从凤炎身上不断的翻涌出来

寒意从凤炎身上不断的翻涌出来,一袭紫衣蟒袍,吞天吐地的威压之气如同君临天下的王者一般。红狼等人盯着凤炎的一举一动,他们断然不会放人华国炎王进入药堂伤害主子:“想伤害我们主子,除

2020-04-12

在西厢巡视了一圈,林初月回到了林府的书房中

在西厢巡视了一圈,林初月回到了林府的书房中。这里以前是林天磊的书房外人半步不可踏入,但如今,林府都没落了,也自然没人理会去理会这个规定了。噼里啪啦的拨动着手中的算珠儿,林初月算

2020-04-12

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

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,道:“大人审案难道就只听信一面之词吗?民妇说了,民妇不知身上怎会有一包银子,更不曾下毒谋害任何人!民妇和明月楼更是有仇,若非明月楼相逼,民妇

2020-04-12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。伤处在右小臂的内侧,要将带子系起来,除非口手并用,若是平时也就罢了,可这会子她一张脸也火辣辣的疼。脸上的伤口分明裂开了,再咧着嘴用口帮忙系带子

2020-04-12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养母暴躁的怒吼声将我的神智从混沌中拉了回来,我用力地睁开眼睛,发现眼睛肿的就只能睁开一个小缝,缝隙中养母的脸扭曲狰狞,暴跳如雷,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