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2
  • 来源:五月花出国社区

  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,道:“大人审案难道就只听信一面之词吗?民妇说了,民妇不知身上怎会有一包银子,更不曾下毒谋害任何人!民妇和明月楼更是有仇,若非明月楼相逼,民妇的小姑也不会自毁容貌,差点死了!民妇恨明月楼都来不及,又如何会伙同明月楼行凶杀人呢?更何况,方才堂下的质疑声,难道大人都不曾听到吗?若果是民妇趁上妆下毒,何以民妇的手会完好无损!?”

  庄悦娴声音因情绪激动而愈发清脆,声声血泪,句句逼问,整个人站在那里更是坦坦荡荡,毫不心虚,只有滔天的冤枉和愤恨。

  她出身高贵,气质本不凡,此刻虽然狼狈,可却更显端庄凛然,令人信服。

  众人的目光也是雪亮的,听了庄悦娴的话,一时议论纷纷,愈发怀疑起来。

  孙大人却全然没有想到会有如此逆转,原道只是个普通妇人,却不想竟是这样的难缠,且伶牙俐齿,蛊惑人心,竟然信手拈来。

  这妇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,身上还有股说不出的气势,她这样凛然,竟然让孙知府感受到了一股可笑的威压,有些心虚,不敢于她对视起来。

  “这庄氏说的有道理啊。”

  “我看这妇人面容端丽,眉目清宁,可不像是作奸作恶之人。”

  “大人,会不会是哪里弄错了?”

  ……

  堂上暂时僵持,堂下议论纷纷,顾卿晚见庄悦娴一时半会儿的出不了事儿,这才心思浮动,细细思索起来。

  她原本觉得这事儿是明月楼为了争夺魁首的位置,谋害紫海棠,从而让紫夜楼惹祸,难以和其争锋。

  而紫夜楼,却是因为紫海棠之死牵连到了那千总王公子,又猜出了明月楼所为,这才嫁祸到嫂嫂身上,扯明月楼下水。

  可这会子她却不这样想了,若真是明月楼做的,那明月楼既然敢谋杀了紫海棠,便是有恃无恐,定然要打点好官府这边的,可如今孙知府明显要顺着紫夜楼的意思,置明月楼于死地!

  这不合乎逻辑,明月楼也许并非幕后推手。

  可既然是明月楼和紫夜楼两楼相争,大抵也不会牵扯到旁的青楼,左右旁的青楼和这两楼比实力相差太大,就算这次能夺得魁首,也起不了多大作用。

猜你喜欢

寒意从凤炎身上不断的翻涌出来

寒意从凤炎身上不断的翻涌出来,一袭紫衣蟒袍,吞天吐地的威压之气如同君临天下的王者一般。红狼等人盯着凤炎的一举一动,他们断然不会放人华国炎王进入药堂伤害主子:“想伤害我们主子,除

2020-04-12

在西厢巡视了一圈,林初月回到了林府的书房中

在西厢巡视了一圈,林初月回到了林府的书房中。这里以前是林天磊的书房外人半步不可踏入,但如今,林府都没落了,也自然没人理会去理会这个规定了。噼里啪啦的拨动着手中的算珠儿,林初月算

2020-04-12

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

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,道:“大人审案难道就只听信一面之词吗?民妇说了,民妇不知身上怎会有一包银子,更不曾下毒谋害任何人!民妇和明月楼更是有仇,若非明月楼相逼,民妇

2020-04-12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。伤处在右小臂的内侧,要将带子系起来,除非口手并用,若是平时也就罢了,可这会子她一张脸也火辣辣的疼。脸上的伤口分明裂开了,再咧着嘴用口帮忙系带子

2020-04-12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养母暴躁的怒吼声将我的神智从混沌中拉了回来,我用力地睁开眼睛,发现眼睛肿的就只能睁开一个小缝,缝隙中养母的脸扭曲狰狞,暴跳如雷,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