静子?”广真-拧起眉,不懂她的意思,“你为什么要迷昏我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1
  • 来源:五月花出国社区

  静子?”广真-拧起眉,不懂她的意思,“你为什么要迷昏我?”

  “因为我希望你死。”木下静子直言说出一切,“我恨你抢了宇哥哥,所以和阎门的仇家交易,谁知自己却也被反咬一口。”她嘲讽一笑。是她太蠢了,竟然相信景煞的话。

  “你错了,我根本没抢走冷寒宇过。”广真-低下头,苦苦一笑,“他娶我,只是因为广家的势力可以帮助京阎集团。我们之问的婚姻只是利益交换,这就是你口中所谓的秘密吧?”

  木子静子看著她,低声笑了,“原来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,难道宇哥哥有多么爱你,你看不出来吗?”

  “冷寒宇爱我?”广真-抬起头,眸子瞪得大大的,“你别开玩笑了,他根本就不爱我。”

  “你什么都不知道,却轻易就得到一切,我好羡慕你。”敛下眸,木下静子轻轻一叹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广真-拧起眉,不懂她的话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“我不告诉你。”木下静子看著她,秀颜冷漠,“我讨厌你,所以绝不可能告诉你一切,你想知道就自己去发现。”

  “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广真-摇头。自己去发现?难道她在书房外听的还不够吗?这个发现就够她痛的了。

  木下静子没有回答,反而问她:“你爱宇哥哥吗?”黑眸直视著她,可答案她已能猜到了,广真-方才的表情早已表达一切。

  “嗯。”迟疑好一会,广真-才缓缓点头,“可是他却不爱我。”咬著唇,她黯然低语。

  木下静子没有回话,只是闭上眼,涩然笑了,她知道她完全没有机会了,可心里却也有著一股释然,至少宇哥哥得到他所爱的人,这样就够了。

  “这种时候,你们还有心情谈什么爱不爱的。”突地,一道阴沉的声音自暗处传来。

  “景煞。”木下静子寒下眼,冷冷看著他。

  “呵,这就是冷寒宇挑选的妻子?”景煞伸手拾起广真-的脸。

  “别碰我。”广真-不悦地躲开他的手,水眸漾满嫌恶。

  她眸底的嫌恶惹怒景煞,“贱人,你那是什么眼神?”他一怒,狠狠给了真-一巴掌。

  “景煞!你敢动阎门的少夫人!”见真-被打,木下静子立即怒吼。

  “真-,你要不要紧?”她紧张的看著广真-,她已做了一件蠢事,让阎门的少夫人身陷险境,她绝不容许自己再让真-受到任何伤害,可她现在也被绑著,根本无能为力。

  想到此,山下静子不禁再次後悔自己愚蠢的举动,可恶,要是让真-受到任何伤害,她该怎么跟宇哥哥交代?

  广真-摇头,脸颊早已红肿,血丝自唇角泛出,可眸子却无丝毫惧意,依然冷冷的瞪著景煞。

  “好!不愧是阎门的少夫人。”见广真-倔傲的模样,景煞大笑出声,“不让我碰,我就偏碰给你们看,就不知老子上过的女人,冷寒宇还要不要!”话落,他立即用力扯著真-身上的和服。

  “景煞!你敢!”木下静子怒吼。

  “老子就上给你看,让你知道老子敢不敢。”景煞恶狠狠地笑著,大手不停在广真-身上捏揉,广真-没有反抗,也没有哀求,只是寒著一双眸子,冷漠的看著他。

  那清澈无惧的眸子让景煞更愤怒,“瞪什么瞪!”他大手一挥,要再打下一掌时,砰一声,枪声响起,穿过他举起的手掌。

猜你喜欢

寒意从凤炎身上不断的翻涌出来

寒意从凤炎身上不断的翻涌出来,一袭紫衣蟒袍,吞天吐地的威压之气如同君临天下的王者一般。红狼等人盯着凤炎的一举一动,他们断然不会放人华国炎王进入药堂伤害主子:“想伤害我们主子,除

2020-04-12

在西厢巡视了一圈,林初月回到了林府的书房中

在西厢巡视了一圈,林初月回到了林府的书房中。这里以前是林天磊的书房外人半步不可踏入,但如今,林府都没落了,也自然没人理会去理会这个规定了。噼里啪啦的拨动着手中的算珠儿,林初月算

2020-04-12

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

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,道:“大人审案难道就只听信一面之词吗?民妇说了,民妇不知身上怎会有一包银子,更不曾下毒谋害任何人!民妇和明月楼更是有仇,若非明月楼相逼,民妇

2020-04-12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。伤处在右小臂的内侧,要将带子系起来,除非口手并用,若是平时也就罢了,可这会子她一张脸也火辣辣的疼。脸上的伤口分明裂开了,再咧着嘴用口帮忙系带子

2020-04-12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养母暴躁的怒吼声将我的神智从混沌中拉了回来,我用力地睁开眼睛,发现眼睛肿的就只能睁开一个小缝,缝隙中养母的脸扭曲狰狞,暴跳如雷,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