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不要,玮玮要去海边。」一听到不去海边玩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6
  • 来源:五月花出国社区

  不要不要,玮玮要去海边。」一听到不去海边玩,玮玮立即挣扎著跳下乐乐的怀抱,迈著小脚步跑出房门,也把自己惹下的祸全数丢下。

  看著玮玮跑出去,夏乐乐忍不住扬起微笑。「玮玮好可爱,那软软的嗓音,都把人的心给叫软了,让人想不疼爱都难。」

  「是呀,鬼灵精一个。」管劭予摇头轻叹。「不过看来他很喜欢你,每次放学回到家,开口闭口都是夏老师,方才也是,一听到你在房里,就迫不及待冲过来了。」

  「敌情管先生你是在吃醋?」觑著管劭予脸上的无奈,她脸上的笑容更大了,澄眸泛著揶揄。

  「怎么?有这么明显吗?」管劭予状似懊恼地挑起眉,「我还以为我隐藏得很好。」

  「我都闻到酸味了。」夏乐乐皱皱俏鼻,「你没闻到吗?整间房间都是。」她故意做出嫌恶的表情。

  「有吗?」管劭予讶异的嗅嗅四周,再闻著自己身上的衣服。「我还以为我已经把昨天突然被人吐得满身的酸味给洗掉了,没想到还在。」他拧起俊眉,意有所指地睨了夏乐乐一眼。

  夏乐乐红了脸,当然也明白他是暗指她昨天在诊所发生的窘事。

  「呃,我刚刚就听玮玮说要去海边,你们今天要去玩呀!」她眨著眼,迅速转移话题。

  「嗯,你要一起去吗?」管劭予非常配合她,不继续在方才的话题上打转,可却掩不住唇角的笑意。

  她真的很有趣,所有心思都表现在脸上,-遇到窘事就脸红,那双明眸总是闪亮亮的,泛著活力。

  「可以吗?」夏乐乐睁大眼,眸里闪著兴奋的光芒。

  「当然可以。」跟她说话,看著她丰富的表情就是一种享受。「不过,你确定你的身体可以吗?」他没忘记她昨天还发著高烧。

  「放心,睡了一整天,也吃了药,我烧已经退了,去海边绝对没问题。」而且最重要的是,可以跟他在一起,就算真的发烧,也阻挡不了她。

  「你无时无刻都这么有朝气吗?」她脸上的灿烂让管劭予微眯起眸子,好奇她那源源不断的活力是从何而来。

  「有吗?」夏乐乐侧著首,思索他的话。

  「每次见到你,你脸上总是扬著笑容,仿佛任何烦恼都侵扰不到你。」就连昨儿个她发烧,虽然虚弱却仍有活力,那双眸子仍然水亮,似乎就连病痛也不能让那眸子黯淡。

  这样的她其实很耀眼,明亮的笑容让人不由自主想亲近,也难怪一向怕生的玮玮会那么喜欢她,而向来待人淡然疏离的他对她也排斥不了。

  「套句我丫姨的话,有活力是我唯一的优点。」她不以为然地皱皱俏鼻。「这句话真是看不起人,好像我除了有精力外,其余的都不值一提。」

  「呵,你一向都这么老实吗?」管劭予忍不住轻笑出声,几次见面的经验,让他发现通常不用询问太多,她自己就会解释一堆,把自己的事全部说出来。

  「才不是,只有对你才例外。」夏乐乐不假思索地说出这句,话一出口,她立即捂住嘴,有股想咬断自己舌头的冲动。

  啊啊!她这不等於是间接表白吗?

猜你喜欢

寒意从凤炎身上不断的翻涌出来

寒意从凤炎身上不断的翻涌出来,一袭紫衣蟒袍,吞天吐地的威压之气如同君临天下的王者一般。红狼等人盯着凤炎的一举一动,他们断然不会放人华国炎王进入药堂伤害主子:“想伤害我们主子,除

2020-04-12

在西厢巡视了一圈,林初月回到了林府的书房中

在西厢巡视了一圈,林初月回到了林府的书房中。这里以前是林天磊的书房外人半步不可踏入,但如今,林府都没落了,也自然没人理会去理会这个规定了。噼里啪啦的拨动着手中的算珠儿,林初月算

2020-04-12

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

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,道:“大人审案难道就只听信一面之词吗?民妇说了,民妇不知身上怎会有一包银子,更不曾下毒谋害任何人!民妇和明月楼更是有仇,若非明月楼相逼,民妇

2020-04-12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。伤处在右小臂的内侧,要将带子系起来,除非口手并用,若是平时也就罢了,可这会子她一张脸也火辣辣的疼。脸上的伤口分明裂开了,再咧着嘴用口帮忙系带子

2020-04-12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养母暴躁的怒吼声将我的神智从混沌中拉了回来,我用力地睁开眼睛,发现眼睛肿的就只能睁开一个小缝,缝隙中养母的脸扭曲狰狞,暴跳如雷,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