妈咪,玮玮好想你。」玮玮坐在庄薇雅腿上,亲昵地撒著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4
  • 来源:五月花出国社区

  妈咪,玮玮好想你。」玮玮坐在庄薇雅腿上,亲昵地撒著娇。

  「妈咪也好想玮玮喔。」庄薇雅低头在儿子脸上亲了好几下,「好久不见,玮玮长高了喔,有没有顽皮,惹爹地生气?」

  「才没有,玮玮很乖。」玮玮摇头。

  「真的吗?」庄薇雅怀疑地向管劭予求证。

  「你说呢?」管劭予似笑非笑地扬著俊眉,不以为然地看著儿子。

  「呵。」见他那副无奈模样,庄薇雅忍不住笑了。

  夏乐乐咬著吸管,默默注视这幅和乐融融的全家福,有种自己是外人的感觉,完全插不进那三人世界,一股落寞、酸涩自心头涌起。

  她看向管劭予,那抹温柔笑容目前为另一名女人展现,说出的话题是属於他们两人所拥有的,此刻的他,眼中没有她,更遑论心了。

  明亮的眸光想到这不禁暗涩下来,她微微苦笑,看向开心满足的玮玮,连向来缠她的玮玮现在也只顾黏著妈咪,不再需要她了。

  那么,她还待在这干嘛?像个外人似的,这种滋味真是糟透了。

  夏乐乐撇撇嘴,灰涩的眸子不意与庄薇雅对上,清楚的看到对方眸里的笑意和一丝……得意。

  心一阵紧缩,小手紧握著杯子,她眯起眼,顿时明白了。

  眼前这女人是故意的,她想干嘛?给她下马威吗?告诉她管劭予和玮玮是属於她的,没有她夏乐乐的份吗?

  冷下眸子,怒意使她轻颤著身子,夏乐乐在这一刻决定——她讨厌这女人!

  「乐,你怎么了?」管劭予坐在她身旁,大手握住她的,「你在发抖?是冷气太强了吗?」

  夏乐乐回过神,回以一抹笑容。「没,我只是不太舒服。」对!她全身上下都感到不痛快。

  「不舒服?」管劭予拧起眉,大手覆上她额头。「又感冒了吗?」

  「老师不舒服?」玮玮眨著眼,跳下庄薇雅腿上,也紧张的跑到乐乐身旁。「哪里痛痛?」

  「没事,只是头有点疼而已。」夏乐乐笑了笑,大手轻揉玮玮的头,眸子不著痕迹的,得意地睨了庄薇雅一眼。

  哼!敢跟她示威,以为她夏乐乐不敢接招吗?

  庄薇雅挑了挑眉,当然也接受到那抹得意光芒,她感到有趣地笑了。「对了,劭予,回国这段期间,可以住你这吧?」

  「当然可以,随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。」管劭予不以为意地一笑,转头继续看向乐乐。「头很疼吗?要吃止痛药吗?」

  「不用!」夏乐乐没好气地拨开他的手,抱起玮玮。「玮玮,爹地是坏人,不要理他。」

猜你喜欢

寒意从凤炎身上不断的翻涌出来

寒意从凤炎身上不断的翻涌出来,一袭紫衣蟒袍,吞天吐地的威压之气如同君临天下的王者一般。红狼等人盯着凤炎的一举一动,他们断然不会放人华国炎王进入药堂伤害主子:“想伤害我们主子,除

2020-04-12

在西厢巡视了一圈,林初月回到了林府的书房中

在西厢巡视了一圈,林初月回到了林府的书房中。这里以前是林天磊的书房外人半步不可踏入,但如今,林府都没落了,也自然没人理会去理会这个规定了。噼里啪啦的拨动着手中的算珠儿,林初月算

2020-04-12

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

庄悦娴见衙役僵住,便怒目瞪着孙知府,道:“大人审案难道就只听信一面之词吗?民妇说了,民妇不知身上怎会有一包银子,更不曾下毒谋害任何人!民妇和明月楼更是有仇,若非明月楼相逼,民妇

2020-04-12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。伤处在右小臂的内侧,要将带子系起来,除非口手并用,若是平时也就罢了,可这会子她一张脸也火辣辣的疼。脸上的伤口分明裂开了,再咧着嘴用口帮忙系带子

2020-04-12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养母暴躁的怒吼声将我的神智从混沌中拉了回来,我用力地睁开眼睛,发现眼睛肿的就只能睁开一个小缝,缝隙中养母的脸扭曲狰狞,暴跳如雷,

2020-04-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