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花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

缠了两圈,轮到打结却有些为难起来。伤处在右小臂的内侧,要将带子系起来,除非口手并用,若是平时也就罢了,可这会子她一张脸也火辣辣的疼。脸上的伤口分明裂开了,再咧着嘴用口帮忙系带子

2020-04-12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

你个天杀的,一会看不住你就在这跟我玩花心眼儿!”养母暴躁的怒吼声将我的神智从混沌中拉了回来,我用力地睁开眼睛,发现眼睛肿的就只能睁开一个小缝,缝隙中养母的脸扭曲狰狞,暴跳如雷,

2020-04-12

好半天他才站起来,指着我,问道:“她怎么了?”

好半天他才站起来,指着我,问道:“她怎么了?”养母看我的眼神真是恨不得直接吃了我,我站在原地,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才好,好半天才挤出来,说我肚子疼。我这么一吐,好好的一顿饭谁都没心

2020-04-12

不要不要,玮玮要去海边。」一听到不去海边玩

不要不要,玮玮要去海边。」一听到不去海边玩,玮玮立即挣扎著跳下乐乐的怀抱,迈著小脚步跑出房门,也把自己惹下的祸全数丢下。看著玮玮跑出去,夏乐乐忍不住扬起微笑。「玮玮好可爱,那软

2020-03-04

静子?”广真-拧起眉,不懂她的意思,“你为什么要迷昏我?

静子?”广真-拧起眉,不懂她的意思,“你为什么要迷昏我?”“因为我希望你死。”木下静子直言说出一切,“我恨你抢了宇哥哥,所以和阎门的仇家交易,谁知自己却也被反咬一口。”她嘲讽一

2020-03-04

没多想,她立即跪坐,伸出小手,轻轻替他按摩双腿

没多想,她立即跪坐,伸出小手,轻轻替他按摩双腿。冷寒宇眯眸看著她低垂的头,乌黑长发流泄,随著她低头的举动,遮住绋红脸蛋,他扬起眉,再次觉得她真好拐。“好了,别按了。”大手按住她

2020-03-04